全国乘用车市场2月销量或将同比大幅下滑车市盼“甘露”

据预测,全国乘用车市场2月份销量或将同比大幅下滑——

产销不旺 车市盼“甘露”

那么,放开限购究竟能产生多大影响?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显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采取汽车限购的省市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杭州、石家庄和海南省,包括了所有一线城市,“如果解禁,至少能够释放250万辆左右汽车销量,约占我国汽车年销量10%,相当于英国、德国或法国一年的汽车销售水平”。

就业是民生之本,是贫困群众增加收入、摆脱贫困的重要途径。疫情之下,优先支持贫困劳动力务工就业被摆在更加重要位置。

“抓好扶贫企业复工复产,为本地贫困户提供更多就近就地的就业机会。”金峰开发区党工委书记郭炎河说,“根据总书记的要求,我们要继续多措并举为贫困劳动力提供更多就业岗位,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夯实就业底盘。”

近4000张健康通行证、超40万只口罩、近400张各类车辆通行证……福建省漳州市金峰开发区“开足马力”,支持辖区内扶贫龙头企业、扶贫车间尽快复工,提升带贫能力。

“不搞一脱贫就撒手,而是扶上马送一程,只有这样才能巩固好脱贫成果。”谈到今年的脱贫工作,田雪峰说,“不松劲、不懈怠、不停顿,继续围绕如期脱贫、防范返贫和防止致贫三个关键点下苦功。”

为什么地方不愿意取消限购呢?“这主要是因为采取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有自己的逻辑和初衷:降低空气污染和保持交通通畅。”在李显君看来,这两个逻辑貌似成立,但也反映出这些城市治理能力和水平不高。

“种植养殖业发展让我们村在2018年底成功脱贫。”魏春柏说,“我们的劲儿没有松,现在仍在想方设法巩固成果,实现内生发展动力。”他打算等疫情结束,就到山西太原考察洽谈土豆项目的合作事宜,去昆明、大连等地落实大樱桃的种苗和种植技术,暖棚设计等工作。“让村里的富民产业再上新台阶,实现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我们克服困难、推进脱贫攻坚指明了前进方向,让人很振奋。” 红寺堡区新庄集乡党委书记伍洪亮说,未来还将发展特色产业,培育自主品牌,办好扶贫车间。“让村庄越来越美,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

“现在搬得出的问题基本解决了,下一步的重点是稳得住、有就业、逐步能致富。”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深深触动了从宁夏西海固搬迁出来的干部群众。

“总书记提出要加快建立防止返贫监测和帮扶机制,为我们巩固脱贫攻坚成效指明了方向。”新风村驻村第一书记陈川介绍,工作队正在完善脱贫群众跟踪回访机制,将从这次抗疫情、保增收、防返贫工作中总结经验,及时识别返贫风险、调整帮扶措施。

脱贫既要看数量,更要看质量,确保脱贫攻坚成色真实可靠,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

地处大别山集中连片特困区的寿县已于2018年脱贫摘帽,但田雪峰明白自己身上的担子没有减轻。解决贫困学生线上学习困难、协调湖北返乡贫困人口就业、走访拟挂牌督战的乡镇……春节以来,他和同事们一起,马不停蹄、格外忙碌。

前不久,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中指出:“要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宗消费,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2月20日,商务部表态将鼓励各地出台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增加传统汽车限购指标。这引发了大众关于放开汽车限购的新期待。

“这将极大缓解疫情带来的经济减速压力,因为汽车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技术密集、产业链长,不仅上下游带动性强,能拉动多个产业发展,而且吸纳大量人员就业。目前,全国汽车销售额已占全国商品零售额10%,税收占全国总税收10%,就业占全国总就业10%以上。”李显君解释,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我国之所以仍保持了较快经济增长,对汽车购买的刺激政策功不可没。当年中央政府及时采取了汽车下乡政策和对1.6升以下排量的汽车减免购置税,使得2009年我国汽车产销一举突破了千万辆大关,分别达到1379万辆和1364万辆,比2008年增长接近50%,成为全球第一。

“只靠限购抑制汽车增量,不是解决拥堵的唯一办法,还要通过其他方法调整城市交通状况。”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许海东举例,比如可以在城区拥堵地段,通过提高停车费,收取拥堵费等经济方式,而非行政方式“一刀切”。

高质量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离不开稳定的政策。安徽省寿县扶贫办主任田雪峰对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中提到的“保持脱贫攻坚政策稳定”感受最深。

对于已经连续负增长18个月的中国汽车产业来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无异于雪上加霜,打乱了企业的正常运行节奏,在短期内对汽车产业链及销售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企业的正常运行节奏,在短期内对汽车产业链及销售造成了不小冲击。近日,商务部鼓励各地出台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增加传统汽车限购指标。这引发了大众关于放开汽车限购的新期待。专家认为,只靠限购抑制汽车增量,不是解决拥堵的唯一办法,还要通过其他方法调整城市交通状况。

温暖南国,春风徐徐。采摘、搬运、装车……海南省儋州市新风村脱贫户符考平的冬瓜田里一片热火朝天。望着最后一辆运瓜车远去,老符如释重负:“多亏驻村工作队及时统计滞销数量,帮我找销路,要不几十吨冬瓜烂在地里,好不容易摘掉的贫困帽又得戴上。”

要保质保量完成脱贫任务,党员干部必须俯下身子。“乡镇停伙,吃住在村”,目前,望谟县直机关一半的干部下沉脱贫攻坚一线,7300余名干部驻扎在村、工作到户。“今年6月底,望谟县要达到脱贫摘帽标准,准备迎接国家检查验收。”李建勋目光坚定。

“汽车限购的初衷是治理城市交通拥堵状况,但这些地方限购政策出台后,并未达到大幅缓解交通拥堵状况的作用,根本原因还在于限购主要是限制购买,而非限制使用。”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随着我国5G商用步伐加快,汽车智能化程度提高,以及智慧城市建设提速,当前地方管理部门应加快转变城市发展观念和治理方式,通过大数据和更精细化的城市管理与服务,提升城市合理的汽车容量值,促进汽车消费潜力释放,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最大程度缓解疫情对经济社会的负面影响。

受疫情影响,由于居民外出减少,线下购物活动基本暂停,当前汽车消费已处于冰点。国内一家大型汽车集团预测,全国乘用车市场2月份、3月份、4月份销量或将同比下滑80%、50%、30%。面对物资、人员、零部件等“进不来”,产品物流、销售等“出不去”的困难,如何稳定汽车生产和消费已成为当务之急。

产业扶贫是增强贫困地区造血功能、帮助群众就地就业的长远之计。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大产业扶贫力度。这让辽宁省朝阳市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老爷庙村党总支书记魏春柏感同身受。

“促进汽车消费,除了中央部委出台相关政策,还需要督促地方政府配合落实,其中最有力的就是汽车牌照和限购政策的松动。”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强调,现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对汽车的需求量其实是很大的,“如果不把这些市场活力释放出来,今年汽车市场复苏将很难。”

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对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再动员、再部署,凝聚起扶贫一线广大干部群众磅礴的奋进力量。

“过了惊蛰节,锄头不停歇”。在山西省隰县城南乡李城村果园里,第一书记米玲正帮着贫困户给苹果树修剪树枝。近3年来,米玲带着大伙实实在在干事,李城村不仅脱了贫、摘了帽,村容村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继去年中国汽车销量同比下滑8.2%后,今年1月份汽车销量降幅扩大到18%,创20多年来新低。“今年春节假期在1月份,有效工作日仅为17天,而且一些单位还在春节前提前放假,因而造成1月份有效工作日又有所减少,这是汽车产销降幅超两位数的主要因素。”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士华表示,虽然新冠肺炎疫情对1月份国内车市的影响有限,“但它对2月份及接下来国内车市影响巨大。”

为让西海固贫困群众走上脱贫“快车道”,宁夏将扶贫搬迁作为“拔穷根”举措持续推进。陆续搬迁到吴忠市红寺堡区的西海固人,开始新的生活。在红寺堡干部群众共同努力下,从单一种植玉米到酿酒葡萄、黄花菜等特色产业,从单纯种植到种植养殖、加工相结合,搬迁后的老百姓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从最初不足500元增至去年底的9825元。

麻山腹地,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望谟县是贵州省9个未摘帽县之一。“总书记要求坚决杜绝数字脱贫、虚假脱贫。我们必须确保按时、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才能真正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望谟县委书记李建勋说,省、州、县都成立了脱贫攻坚挂牌督战队,三级联合督战望谟县的脱贫攻坚工作,逐个排查问题,清单化推进整改。

不过,取消限购并非易事。有业内人士表示,2019年以来,国家发改委等部委四次下发文件都涉及汽车限购,明确规定没有实行汽车限购政策的省市不允许再出台新政策,呼吁已限购的省市适当时间解除。但只有贵阳市在9月12日取消了限购政策,其他8个省市除了广州、深圳等采取增加摇号数量微调措施外,大部分限购城市基本“无动于衷”。

春节后,海南迎来冬季瓜菜产销高峰,疫情突至导致运销遇阻。新风村驻村干部立即行动,分工入户进行了详细摸排统计,帮种植户排忧解难。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总书记的话真是说到了我们的心坎上。”米玲的心愿就是巩固好村里的脱贫成果,为乡村振兴提供坚实支撑,通过梨、蜂蜜、核桃等农产品产业化给群众致富增收打造越来越多的“金钥匙”。(记者刘慧、刘开雄、王飞航、姜刚、施钱贵、邹欣媛、罗江、吴剑锋、邹明仲)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需要未雨绸缪、精细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