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北京总部奠基投资64亿比杭州园区还大

12月27日上午,阿里巴巴集团北京总部园区举行奠基仪式。据悉, 该园区投资64亿元,占地186亩,建筑面积达47万平米(较杭州西溪园区多出了18万平米),将于2024年建成。

阿里巴巴北京总部园区位于朝阳区电子城北区,崔各庄乡来广营东路北侧,地铁15号线崔各庄站西侧200米处

我感觉自己倒退了20年

时间长了,被她挤兑过的年轻人也慢慢表现出不满,她的工作氛围日益紧张。

“我当时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明智的,人生苦短,没有必要那么较劲。能够和亲人在一起,去掉买房的压力,减慢工作节奏,提升生活品质……”

柔桑用积蓄买了大房子后,凭借不凡的资历进入当地小有名气的企业,做了管理者。收入虽然没有原来高,但是职位得到了提升,也没有从前那种争分夺秒的压力。

“尤其在朋友圈看到原来北京的同事又在开拓新项目,获得新成绩的时候,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我现在最困惑的是,究竟应该继续留在家乡,还是回到北京来。”

2009年,阿里巴巴的工程师在北京写下阿里云的第一行代码。

雨文是我一个非常能干的朋友。从高节奏、高要求的外企大公司出来后,她着实快乐了一阵子。30岁,对于职场女性来说,要孩子既是现实的重要规划,也是个理直气壮休息的理由。

“从这个月起,我已经开始跟着大家跑关系了,和地方上的人打交道,我还真不擅长,一切要从头学起。最关键的是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现在反过头来退回去走关系,这种变化让我很难受,仿佛倒退了20年……”

阿里巴巴北京总部园区效果图

“但是,这份工作实在让我太难受了,所以才有回北京的想法。现在我想,可以换一份工作,让自己不那么焦虑,并通过其他方式,让自己一直保持和时代接轨。”

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但“好日子”没过多久,雨文的烦恼就接踵而来。

我拿出了生涯选择当中最常用的工具——平衡单,和柔桑一起将她在生涯选择中考虑的因素一点一点地列入表格,并耐心地加权分析。

和柔桑的逃离北上广相反,周晓为了儿子,从家乡——一所中等城市的大学辞职,举家进了北京。

雨文的简历如期地得到了几个企业的青睐,经过认真分析,她选择了一家刚进入中国、各方面都在筹建之初的企业。她觉得可以将原来的积累慢慢整理和实践,从容不迫地走过几年。

“政策上的原因没法改变,要改变的只有心态。本来我也想能不能在外面做点什么,但是因为儿子在本校上学,我暂时还不能离开学校。”

“我很焦虑,因为老板开始明里暗里敲打我了。我的工资很高,如果一直不出业绩,简直无法交代。”柔桑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

经过细致的盘点和思考,柔桑的平衡单上两种选择分数显现了出来,留在家乡是157分,回到北京是95分。

二十年来,古老而充满活力的北京城见证阿里巴巴从一个始于长城的梦想,发展为一个覆盖科技、电商、金融、物流、本地生活、文娱及各新兴业务的数字经济体。今天,阿里巴巴主核心业务已全部在北京落地。

“昨天老板找我谈话,说我理解你在大公司做惯了,但你也要给这边的同事时间……毕竟公司的发展要靠大家来努力,超越公司发展阶段的要求只能给人以压力,而现在我们需要动力……”

柔桑的这个取舍显然不容易。她在家乡已经买房落户,所有的关系好不容易都已尘埃落定,如果再重掀巨浪,又是一番人仰马翻。而且回到北京,她将面对的也是现实的压力,过去的困境又会重回面前。所以,一切必须从长计议。

更难以忍受的是,近两年,能干泼辣的周晓不得不看着自己带过的年轻人一个个成为她的领导。

多年练就的涵养和职业化掩不住雨文的愤怒和鄙夷之情。渐渐地,她的下属开始对她有微词,两个同事干脆离职了。

奠基当天,阿里巴巴发出一封题为《致北京:容我们做梦,让我们开始》的信, 回忆1999年18位创始人在长城立下誓言:“做一家由中国人创办的、让世界感到骄傲的公司”、2009年工程师在北京写下阿里云第一行代码、2016年京杭双总部战略启动等事件。

“你完全想象不到我每天面对的是怎样的‘低级错误’,连一个PPT都搞不定!客户沟通,员工为什么不能提前准备,那些计划是闹着玩儿的吗?太不规范了……”

二十年波澜壮阔,阿里巴巴是时代的受益者。以梦为马,奋力前行,继续为世界带来更多微小而美好的改变,是阿里人最好的感恩。

2016年,阿里巴巴集团启动“杭州+北京”双中心、双总部战略。截至目前,阿里巴巴主核心业务已全部在京落地,覆盖科技、金融、电商、文娱、健康、物流、新消费等领域。

而且整个企业重关系不重质量的风气很重。提升质量不敢投入,原来的关系单位又不能丢。两三个月下来,柔桑这个大城市精英无论是企业改革还是市场开拓,都进展不大。

1999年,18个年轻人在长城上立下誓言,要“做一家由中国人创办的、让世界感到骄傲的公司”。

“4年之后,你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吗?”

“希望它一切规范,做事高效,人员素质整齐……哎不对,这怎么又回到原来的企业去了呢……我是不是有点分裂了?”雨文的眉头皱成一团,似乎被自己给弄糊涂了。

雨文说起来气鼓鼓的,习惯了大企业的她实在难以接受新企业规范缺失的状态。

“这样的状态有可能改变吗?”我问周晓。

“那你希望它是什么样子的?”我接着问。

柔桑进入的这家企业,多年来主要的客户渠道来自当地的一些关系。随着政策变化,企业发展遇到了难题,目前正准备转向更广阔的市场,这也是企业引进她这个大城市人才的原因。

“新企业,一切都刚开始,正好我可以整合经验,塑造新环境。”雨文说着,叹了口气,“可是真要面对这种初创期什么都不行的状态,就有点抓狂了。”这时,雨文的脸上现出纠结的神态。

柔桑的脸因兴奋而泛着红光,声音里充满了自信。

《致北京:容我们做梦,让我们开始》

为了儿子的前途我不得不放弃自己

作为首都,北京是全国的科技高地、文化高地和人才高地。而阿里巴巴投入建设北京总部,不仅因为北京的历史厚重和城市地位,更因北京在数字经济发展方面所展现出的战略优势。

柔桑说得没错,许多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选择回乡,都是希望有个更为轻松的生活环境。

“你选择这个企业时的初衷是什么呢?”我问雨文。

柔桑是从外地前来咨询的。一路风尘仆仆,再加上焦虑的情绪,使得她看起来有几分憔悴。她告诉我她本来也在北京工作,去年“逃离北上广”,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一个经济不发达的三线城市。

“儿子还有几年上大学?”

“他们能干我也高兴,但是看着他们居高临下的样子,实在有点气不过……”周晓说起来禁不住泪光闪闪,可见平时积累了多少委屈。

人说“进京降三级”,果然如此。原来在大学当处长的周晓,到了北京只能进入一所普通中学当德育老师。而且到了学校她才发现,自己的年纪已经过了进一步提拔的界限。

“我本来也认为可以好好施展一下,但真正融入,才发现面对市场的改变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在多年的经营模式惯性下,想快速转身,要割舍的东西太多了……”

“当时,我盘算着给自己3年时间,凭自己的资历,找一个‘不那么好’的外企慢慢做。等有了孩子,可以正常休产假,孩子两三岁上幼儿园了,再开始第二轮事业冲锋……”雨文一切都计划得妥妥当当。

雨文愣愣地看了看我,突然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也是,我怎么走着走着就忘了自己要的是什么呢!”

“但是一切并不如当初那么理想。”柔桑摇摇头,“地方上做生意和一线城市完全不同,经营模式和理念有很大差距。”

雨文不服气,找我这个生涯咨询师诉苦。“我真的体会到了那些下嫁小媳妇的感觉。明明‘出身名门’,见识、阅历都有一定水准,却不得不去和糟糕的人与环境相处,忍气吞声,真是太憋屈了!”

“校长找我谈话的那一天,我特别失落。我是个好强的人,原来在大学一直干得不错,想着在北京进中学怎么也可以做个主任,没想到降到一文不名……”

“有一句话叫‘不忘初心’,你能告诉我是什么意思吗?”我笑着问了一句。

柔桑的语气里充满不甘与委屈。

看着两个分数,柔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谢谢老师,我知道怎么选择了。其实我心里一直是希望留在家里的,否则当时也就不会毅然放弃北京的一切。”

2016年,阿里巴巴正式启动“北京+杭州”双中心、双总部战略,一系列面向未来的布局,正在展开……

今天是阿里巴巴北京总部园区奠基的日子,又一段新征程将从这里开启。

而且,因为政策不同,这些年轻人一进入学校,工资起点就比较高。所以每个月的发工资日,就变成了周晓闹脾气的日子,看谁都不顺眼,年轻人都躲着她。

亲,通往未来的路上,有你同行,真好!

张勇在致辞中说,“落地北京,阿里巴巴对未来充满信心,也愿意用我们的数字化能力,让这座城市变得更好、更宜居。”与北京的全面合作,将为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生态带来更加丰富的可能性,也会为首都经济社会的创新发展注入全新的动能。

柔桑告诉我,她生命里最在乎的是家人,她从小看着父母从乡下打拼到城市,一切太不容易,如果家人守在一起,是人生莫大幸福。对于职业发展,她没有太强烈的渴望,只希望做一份踏实的工作,有一份生活保障就好了。“我没想过要大富大贵,收入能自立就可以了”。